连长杨波的“自我职业教育”

连长杨波的“自我职业教育”


 
 
 
 
 
杨波参加各种自学培训获得的部分证书。
 
 
 
杨波(右一)正在对战士进行站立格斗引导式实战训练。王宇峰 摄
 
初夏的夜晚,陆军第80集团军某旅武装侦察连外训地,习习凉风中夹杂着青草的香气。 
 
对着空气练了一个多小时的直拳摆拳勾拳,年轻的侦察兵们渐渐显出疲态,动作也不再规范。见此情景,连长杨波聚拢全连官兵,在路灯下找了块空地,摆下格斗擂台,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
 
这场打擂,规则有些特殊:每人限时一分钟,跟连长“车轮战”,戴全套护具,只准用直拳摆拳勾拳,只准打腰部以上。
 
尽管知道差距明显,战士们依然抢着与连长过招——他们比的是谁能撑满一分钟,谁能让连长赢得更费力。
 
杨波正在向战士们教授的课目叫欧式泰拳。这是他利用休假时间专门跑到北京拜师学来的。一回到连队,他就将其融入格斗教学训练中。
 
他所在的武装侦察连是调整改革中新组建的单位,官兵大多从传统步兵转型而来,基础差,底子薄,而且连队不少新的训练课目缺教员、缺教材,各种矛盾问题突出。
 
年轻的连长尝试通过自我学习的方式,来解决任职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当连长两年多,杨波先后自学掌握了有氧体适能训练、运动康复、运动解剖等10多门专业课程,带出了一个先进连队,也展开了一场“自我职业教育”实践。
 
这个连长爱学习——
 
休假计划跟着自学计划走
 
那次去北京学拳,杨波的决定有些突然。
 
当时,他从一个关注了近两年的欧式泰拳微信公众号了解到,一个线下课程班将在北京开办。连队组训时,他一直尝试在格斗教学中融入欧式泰拳,提高侦察兵实战对抗能力,眼看机会来了,便立马向上级申请调整了休假计划。
 
休假申请批下来了,可好不容易休个假,女儿想爸爸,老人需要照顾,怎么办?一番商量,杨波干脆预订了一间民宿,一家人边旅游边上课……
 
杨连长爱学习,全营的官兵人人皆知。驻训时周末休息,别人打扑克玩游戏,他经常拿个马扎坐在床边看书,一看一整天。他的手机里装满了格斗、射击、体能训练的视频教程,他关注的微信公众号也大多与此有关。
 
此次“全家总动员”,杨波带着妻子、女儿和岳父岳母,带了3个双肩包、2个大旅行箱。其中一个箱子里,杨波为这次培训新买的拳套护具,紧挨着女儿晨晨的“小猪佩奇”玩偶和妻子杨杨的碎花裙。
 
7天的旅行,妻子杨杨把游玩的景点安排得满满当当,杨波却无暇顾及。每天,他早上6点就起床,赶往培训地,晚上6点一身汗水回到旅馆,简单吃过晚饭后,又继续复习训练课程。
 
课程设置是面向欧式泰拳教练的,要求具备一定的格斗基础和实战经验,跟杨波坐在同一个教室的,有全运会散打冠军、无限制格斗职业运动员和来自全国各地的搏击教练。
 
“训练强度很大,一天下来,几次累到干呕,胸口被揍得淤青。”不过,培训课程科学完善的训练体系让杨波兴奋不已,也坚定了他将欧式泰拳融入格斗训练的决心。
 
每天上午下午课程之间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别人出去吃饭,他把外卖叫到教室,趁器械空着反复琢磨动作要领,练累了就躺在地上眯一会儿。晚上回家,他也时不时比划两下,杨杨为此说他:“连睡前给女儿讲故事也改成了教女儿打拳。”
 
结业考核,杨波顺利通过相关认证。他把证书和从教练那里要来的授课资料往箱子里一塞,第二天便匆匆赶回连队。
 
在妻子杨杨的记忆中,这已不是杨波第一次“休假计划跟着自学计划走”。
 
去年一次休假,说好了回家陪陪家人,但临近休假,杨波又去了一趟青岛,参加一个运动康复培训班。
 
“不是家里的事情不重要,只是训练伤病一直困扰连队,等不得。”电话里,杨波真诚地向妻子解释。
 
一次次看着丈夫为了干好工作而四处求学奔波,杨杨的态度也慢慢从“被迫妥协”变成了主动支持。
 
这几年,参加各种学习培训,课程、差旅、食宿加起来,杨波每年的花费都有一两万元。此外,他还购买了大量线上课程、教材和装备。杨波的父母是退休工人,妻子辞职在家照顾老人孩子,对他来说,这是一笔相当大的开支。
 
不过,他觉得这笔花销很值得:“既解决了工作中的问题,又提升了自己的能力,何乐而不为?”
 
这个连长有本事——
 
冠军教头两年带出了“冠军连”
 
因为爱学习,杨波练就了一身本领。
 
当排长时,他被选入代表队参加“砺刃-2013”全军特种部队比武竞赛,随队夺得了总分第一;第二年,他作为集团军参赛队副队长,带队参加“砺兵-2014”特战侦察专业比武,又夺得一项个人第一和团体总分第二。
 
体制编制调整后,旅里组建侦察营,时任营长张善军特意把他“挖”过来当武装侦察连连长。
 
可是当上连长后,这个比武场上带队夺冠的教头,却陷入了“带不动队友”的窘境。
 
武装侦察专业执行的是军事体育训练一类人员标准,体能素质要求高。杨波一上任就结合自身参加比武集训的经历,制订了完善的训练计划,并身体力行带队组训,每天拿着花名册逐个计数掐表,确保所有人完成训练量。
 
然而,一个月后摸底考核,连队不仅成绩不理想,而且伤病员数量明显增多。一些战士开始消极对待训练,机关组织岗位调整摸底,竟有6名战士申请转岗。
 
更让杨波忧心的是,随着专业训练的不断展开,“自己也越来越感到本领恐慌”。
 
“2013年我参加全军特种部队比武竞赛时,乘车射击、极限射击还是险难竞赛课目,如今已成为武装侦察专业士官的必训课目。”杨波发现,由于不少新课目的装备和教材尚未配发,教练员缺乏,连队面临无法组训、无人会组训的尴尬境遇。要当好这个侦察连连长,光靠“吃老本”根本不行。
 
在全旅新任职的主官中,杨波的遭遇并非个例。对此,旅人力资源科科长徐尚坤认为,优秀排长不等于优秀主官,“从个人优秀到把整个连队带优秀,本身就是一个主官不断学习和提高自身组训、管理、思想工作等综合能力的过程。”
 
杨波有一种被岗位倒逼着学习的紧迫感。为解决训练伤病问题,他一方面在网络上搜索运动健身方面的相关教程,另一方面经连队体育专业的大学生士兵推荐,购买了一批运动学相关的教材系统学习。
 
专业训练的公开学习资料非常少,他一边结合参加比武集训自学,一边抓住各种机会请教专家教员。连队每年有一定的送学名额,杨波就给外出学习人员定了硬性任务:带回教材并与教员建立长期联系。
 
一次,一名战士带回一本内部格斗教材,杨波如获至宝。学习中他发现教材借鉴了不少柔术相关的技能,便专门找来柔术教程,先带领骨干自学练习,而后又在全连推广。
 
渐渐地,连队训练成绩提升了,连年被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去年全连参加旅创破纪录比武,夺得了战士组“铁拳五项”第一、侦察专业第一。
 
再后来,2名申请转岗去了炊事班的战士,又主动申请回到了连队战斗班。
 
这个连长一度想离开——
 
既怕职务遇到“天花板”,更怕能力止步于“玻璃墙”
 
“今年连队势头不错,坚持住,年底有望争先进……”去年冬天的那个早晨,营长孙卓没料到,本想跟杨波说几句鼓励的话,可话没说完,刚休假归队的杨波就掏出一张纸,递上了转业申请书。
 
干得风生水起的优秀连长要转业?孙营长有些措手不及,转念一想却又表示理解:杨波是在读大三时入伍的,当兵第二年考上军校,四年后军校毕业任排长,起步就比同批的排长大五六岁,申请转业可能是担心年龄“到杠”了吧!
 
杨波却说不是。他甚至表示,如果组织不同意他转业,他哪也不去,愿意继续带连队,把基础打牢。
 
妻子杨杨清楚,杨波是很想在部队有一番作为,不然,他也不会让杨杨办了随军,装修了公寓房,还置办了不少家具。
 
杨杨也很清楚,丈夫选择离开是多么纠结:“他转业申请前后写了3份,越写越短,删掉的其实都是最想说的话。”
 
杨波最想说的是什么话?
 
同为连长的阮拥军觉得自己理解杨波的想法:基层主官责任重、压力大、琐事多,本来需要很强的综合素质,可偏偏缺少机会提升能力,“都是当上连长后才摸索着当连长”;时间长了,既怕职务遇到“天花板”,更怕能力止步于“玻璃墙”。
 
阮拥军也做出过一些出人意料的选择。当初被借调到机关后,别人都以为业务能力不错的他会落编机关,他却申请回到了基层任主官锻炼。今年,他有机会调到机关任职,却又选择了考研“充电”。他觉得:“这个时代每个人只有不断学习,才能有更好的职业前景。”
 
任主官两年多来,杨波也遇到过不少学习机会:跨单位交叉任职、院校专业培训、厂家新装备集训、维和和反恐任务选拔队员……可他每次都是兴冲冲跑到营部翻文件,一看“主官除外”又失望而归:“就像是隔着玻璃墙,以为机会唾手可得,实际上遥不可及。”
 
工学矛盾突出、脱不开身也是主官们自我提升能力的瓶颈问题。为提升做思想工作的能力,指导员潘为铭准备报考心理咨询师。他专门从网上买来全套学习资料,周日一早就翻开书研读,可没看几页就接到周一可能有检查的通知。
 
营里开会了解情况、连队开会分配工作,一番布置下来,不知不觉已到了午饭时间。潘为铭回屋一看,书还摊开着。一想到下午还要到各处转转看看,他把书一合,又塞回了抽屉。
 
这个连长的苦恼依然待解——
 
最需“电量满格”的基层主官,如何便捷“充电”
 
杨波的转业申请最终被送到了旅领导的案头。两天内,4位旅党委常委陆续与杨波进行了长谈。
 
面对领导的挽留,杨波最终决定留下。他编了一条长长的短信分别发给旅领导,感谢他们的关心,同时也用更大的篇幅汇报了自己在学习成长方面的苦恼。
 
在徐尚坤看来,这也是基层主官普遍面临的困境:“从年头到年尾,连队任务压茬进行,遇到老兵退伍、‘三实’训练等特殊时期,还要求双主官在位,主官休个假都得仔细斟酌时间,更别提学习了。”
 
杨波坦言,自己之所以留下来,其实也是想看看有没有破解这个困境的出路。
 
今年5月,中央军委印发《关于加快推进军事职业教育的若干意见》。《意见》中提到的“紧贴部队实际、全员全时全域的泛在学习”“顺应‘教育+网络’发展趋势、主要利用信息技术手段开展的现代学习”等内容,让杨波充满了期待。
 
一些改变也在身边悄然发生。该旅通过跟训参赛、干部夜校等方式,展开了营连主官“5+X”能力培训。与此同时,一座可容纳800人同时在线学习的军事职业教育训练中心的建设方案也已经初步完成。
 
如今,一直依靠“自我职业教育”满足任职“充电”需求的杨波,有了全新的期待:“我们要建设的世界一流军队一定是一支学习型军队,学习将伴随每个军人军事职业生涯,我们的军旅路上应该处处都有公共‘充电桩’。”(梅潇 王文记 颜士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